2019年1月至3月:有穩固的核心最重要,先有核心再強健四肢身體才好施力 by 製片

2019年1月至3月:有穩固的核心最重要,先有核心再強健四肢身體才好施力 by 製片

1月
因勘景、選角等任務需求開始漸漸增多,導演提議買車,但因《賽德克.巴萊》時的經驗讓我覺得不妥,總製片也判斷應該不划算,所以大家最後決定以長期租車的方式來執行。

臺灣美術方面,可能合作的單位在評估後先婉拒了我們,目前就仍以日本美術為主,臺灣美術的部分要再等等(人選與資源)了…
另有夥伴即將離職,心中覺得可惜,園區正是需要人才與人力的時候又有人事異動,策略長應該傷透腦筋了吧。不過也聽說原本兼職的日文翻譯3月份可以加入團隊,算是一則以憂一則以喜,雖然和他先前共事的時間沒有很多,但感覺是個質感很好也很成熟的人,能夠收編會是個好的開始。當然也還是要繼續物色可能的園區夥伴。一直認為有穩固的核心最重要,先有核心再強健四肢身體才好施力,期待未來團隊的核心能夠健全發展。

選角會議。第一次提案,北部的人選不多也沒有特別突出的樣子,導演有點擔心,選角組也提出找人難處,下一階段會在往中部去。

和導演去中山堂參觀簡義雄先生主辦的展覽,是個很有心也很有使命的收藏家,未來園區的展覽可以邀請的對象。

東京美術會議與造型會面。抵達第一天就行程滿滿,除了趕去參觀TeamLab,晚上還趕場去看維梅爾的畫展,貼心的松井先生怕我們來不及還到機場接我們。
這次前往東寶開會美術組已換了間辦公室(原來他們也得搬來搬去的),為了導演來應該也是連夜趕稿佈置吧,種田先生做事謹慎,還沒準備好的時間我們只能在外面喝茶,身為美術組的組員們壓力應該很大吧(茶)。
電影提案到傍晚,接著是園區設計,除了提案外也認識新的OB成員。第二天就這樣開了一整天的會,到後來園區的部分我其實已經很吃力消化不良了。會後已是晚上7點多,我們又走了一段路到地鐵,三個人都累昏了,趕緊在地鐵站找了間餐廳坐下來,日文口譯尤其辛苦,到遲來的晚餐送來之前都是一陣沉默。

造型師伊藤小姐也是種田先生介紹的合作人選,是已60多歲的大前輩,從抵達她的工作室前到離開那刻都是戰戰兢兢的,是個有氣場但不嚴肅的人,但第一次碰面主要是聊導演的想法,還看不出伊藤小姐會怎麼發揮,非常期待。

2月
美術製作會議。美術花谷想要討論之後的規劃,於是和日文翻譯前往總製片的公司開視訊會議,花谷先生有提出人事與期程規劃上的想法,但我方還未能找到適合的臺灣美術(也還未有資源),期程的部分目前也是先按著園區的計畫規劃,所以以目前的行程來看,花谷提出美術組明年1月就須進駐臺灣的想法,臺灣美術的部分也需要再思考,畢竟還是需要這樣一組人的加入,只是領頭的人選好難啊。

與可能的演員人選碰面。導演先前請湯哥幫忙約他來聊聊合作的可能,前幾天湯哥忽然來電,說他們倆剛好都有時間,打鐵趁熱,約了週一晚上來公司喝酒聊天。原準備了一桌滷菜與5支酒,準備晚上有得應酬,幸好大家上了年紀有適可而止,談笑之間小酌開心,說好待時機成熟後就會談接下來的合作。

沖繩協拍會議,主要是談未來的規劃建議與3月份的場勘,因3月場勘會是短期內最後一次前往沖繩,所以雙方都希望這次可以確認可以拍攝的區域和範圍。

東部與南部場勘。每每出門勘景總是大量的體力活,這次還遇上陰雨備感哀戚。在東部發掘幾處還原生可取代部分沖繩的場景,但相對比例不高。可能是《賽德克.巴萊》培養出的習慣,導演一穿上農夫雨鞋就像武士上了盔甲準備要上戰場一樣,結果殊不知穿錯褲子、帶錯外套,還是整身濕。經過都蘭的時候去找了王家祥,一個短短的午餐時間聊了很多,也提了幾個場景上的建議(森林系出生的作家),還為我們解惑路上看到的植物是不是臺灣原生種。

最後到了臺南,順道去拜訪西拉雅吉貝耍部落的段洪坤老師(為3月的美術組田調鋪路),大家相談甚歡,段老師有很多和西拉雅的活動、題材想要弄,導演希望日後可以讓老師在園區發揮。最後帶了一串乾燥的木棉花回家泡茶,看著部落人為部落社區付出與努力總是那麼辛苦,但微笑總是滿足的。

3月
心中的地獄月。勘景後仍有滿滿近一個月的出國行程,對於一直出國這件事感到不耐。

沖繩第二次場勘。有別於第一次的風光明媚,這次的沖繩陰雨連連,加上世界遺產的因素很多場景需要替換,所以心情多少也如天氣般鬱悶。不過才第一天下飛機趕在天黑前前往的第一個景就讓我們產生了很多可能性,反而比起之前的選項來得好操作,好的開始!
第二天上船去無人地帶,協拍夥伴介紹的日本製片山上先生與紅樹林專家馬場先生都一路隨行,兩位60幾歲的老人家在海上比我們還來得靈巧有力,導演還一度陷進泥沼裡(衝第一的下場)動彈不得,我想過去看發生什麼事結果也中獎,最後是馬場先生穿著夾腳拖把我們救上來。
第三天再加入一位山野達人森本先生帶我們前往山區與廢田。著著實實的野外訓練,雨衣、雨鞋、溯溪鞋、手套,最後還戴上了安全帽,披荊斬棘;森本先生帶刀在前面開路,馬場先生壓後,就這樣上山又下海,開發了好多奇景,就這樣上個月在臺灣找的景又全數被導演改回沖繩了…(來之前不是說要減少沖繩的景嗎?)。
要離開西表的前一晚大家一起吃了晚餐,兩位前輩給了些取景申請上的建議同時也給予導演肯定與支持,希望日後能給予協助。導演也想邀請馬場先生來為園區種一片紅樹林,馬場先生非常的樂意。
前往石垣島。石垣島是八重山群島中資源最豐富的島,這幾天都有那霸派過來的協拍單位陪同找景,雖然一開始對石垣島沒有抱太多期望,但意外地又發現幾個好看好執行又特別的場景,心情越來越矛盾,因為增加外地取景是會增加許多預算的,幸好有總製片同行,相信他應該也開始頭痛了吧。
最後本要到宮古島做最後場勘,但因天氣因素班機可能會取消,加上西表島和石垣島的收穫已經非常豐盛,所以決定取消宮古島行程,提前回臺。

第二次動畫小說大綱會議。趁著出國之間的空擋,Gavin希望能和導演討論修改後的故事大綱,因為這兩個月對故事的沈澱後,他覺得要達到導演的要求的話他必須要重寫(個人內心是蠻崩潰的,到底哪時才要寫完…),如果導演同意這份故事大綱又可以給予時間的話他就會開始著手進行。
導演覺得不好意思但給予尊重,除了在故事上有更多共識之外,時間上的確也不急,就同意讓Gavin重寫。希望這次會有個令人滿意的成果。

冰島影展與荷蘭行。出門出得太頻繁,心情開始疲憊。雖然大家都覺得冰島夢幻與歐洲浪漫,但我只想待在臺灣把手邊的待辦工作整理一番。

冰島是個只有35萬個人的島嶼,自然景色壯麗,導演說為什麼一個這麼小的國家(人口比新北市中和區還少)可以讓世界都知道它的存在,可以很驕傲地吸引觀光客來訪,為什麼臺灣做不到?是啊,35萬人就可以run一個比臺灣大好幾倍的國家,為什麼我們這麼多資源卻鬧哄哄呢?

在荷蘭的Lily很貼心,從機場就一路打點我們到住宿點,很熱心也健談,幫我們聯繫見到了船博物館的總監,算是先起了個頭,後續的細節我們會再保持聯繫。導演後來一路上搭車的時間就和Lily聊計畫,Lily很想幫忙,說之後會介紹一些可能有助此案的人選給我們。

此行下來遇見了好幾位旅外的臺灣人,看見他們都好努力在為自己的國家發聲,駐外單位卻還是公務員心態般等收成,這個時候就覺得政府很不爭氣,讓自己的人民碰壁吃苦。

#豐盛之城航海日誌 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