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至今:找景很難,一個案子找景找三年?荒謬! by 場景組

2018年9月至今:找景很難,一個案子找景找三年?荒謬! by 場景組

那時候剛拍攝完自己製作的短片,在拍攝現場接到總製片的電話,乾脆利落地問我要不要進《臺灣三部曲》找場景,首要任務是找到主景的搭景地。
老實說,當下心情很複雜啊!電話那頭,總製片跟我說著案子有多龐大、現在的進度、還有需要我做的事,我其實沒聽進去幾句,腦子一直在轉,一方面覺得能參與這案子本身就是件光榮的事,以後肯定能跟人說嘴,能被賦予這艱難任務,多少是對這些年製片能力的肯定。另一方面也覺得,這一定是個坑啊!而且一進去就是三年五年啊!這年頭有誰跟你一個案子找景找三年的!荒謬!
但俗仔如我,當然不敢跟他這麼說,人家三兩句話我就答應了(謝謝肯定,呵),但我跟他說,我做了這些年製片場景組,也都沒找過搭景地,完全沒有概念,第一次就要找魏導的地,這不是要我裸體打魔王嗎?但他要我不用擔心,過年後某資深前輩就會進組了(後來沒有!到現在還沒進組!騙我!),在那之前先盡力而為,有空三個人先見一面,也讓前輩幫我上上課。

前輩是很專業的場景組,見面時教了我一些找土地的方法,例如網路搜尋、去地政事務所查詢地主資料等等,但討論到後來他也說,這種事沒有什麼一蹴可幾的方法,就只能土法煉鋼慢慢找(之後再來分享土地都是怎麼慢慢找的),這絕對是個漫長的煎熬(呵呵呵)。我還記得當時我問前輩,去拍攝這種山林野地的勘景照,照片看起來難道不會都差不多,就綠油油一片嗎?不會不知道怎麼跟導演說明嗎? 他說:這你不用擔心,一定都是這樣的(笑)。

找景很難,不是我要抱怨,但,搭景地真的很難找啊!何不直接兩刀捅死我!!!
好,冷靜,簡單來說,在臺灣要找到面積夠大的地不難,但要找到符合導演需求、沒被開發的地就很難!好不容易找到的地,要地主好配合就更難!

光是要找到符合劇本設定之大小、樣貌的土地就非常困難,我們國小地理課本都學過,臺灣地狹人稠,丘陵、平原都被開發殆盡,要找到劇本中所形容的,山坡丘陵連接著廣大平原,還要樣貌原始,無人造建物,本身就很難。
且這麼廣大的土地,如果是私有地,常常同時擁有多位地主,我最高紀錄曾經一塊有機會的地,算一算將近1200 位地主不誇張,分割轉贈、買賣、兄弟姊妹分開繼承、政府分割放領等等把地主切得有夠碎。而且因為個資法的關係,地政單位通常只能給我地主的姓氏跟住址,連電話也不能給,在臺南的土地,有些地主住在金門呢!總而言之,光是找到所有人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了,更何況要談租約。我還夢到我坐船去金門,按電鈴問一位失智阿嬤:「你是曾小姐嗎,你三十年前是不是有在臺南有一塊地?」,然後我就嚇醒了。
而如果是公有地,這麼大面積的未開發土地,通常都是政府有特殊功能的使用目的(不然早就拿來開發發大財了),例如國家公園地、水源保護區、畜牧放養地、國軍演訓用地等等,這後面都代表著層層層層的申請關卡、種種種種的考量原因,被打槍是家常便飯。環境保育不能怠慢、水土保持不可輕忽、畜牧防疫不能小看、國防安全不可隨便,煩都煩死,不是,是每個國家單位都有自己的職責跟堅持。而且我們的案子太龐大,土地一借都是一兩年起跳,真的不怪他們,只是上次好不容易找到感覺很合適的地,千里迢迢到了現場卻發現有台廢棄戰車放在那,真的會腿軟蹲在路邊哭,身在40度C的墾丁大熱天,心卻比西伯利亞還要涼。

#豐盛之城航海日誌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