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至12月:真心覺得同型的人是會互相吸引的 by 製片

2018年4月至12月:真心覺得同型的人是會互相吸引的 by 製片

4月
新夥伴策畫統籌進來後有慢慢分擔一些果子庶務,但大家同時要處理的事務已經有一定的份量,我們都希望果子能有媒宣兼行政的幫手加入,於是和老闆溝通增加人力的可能性並同時物色人選。
前往和通建設提案,這天我們獲得第一位投資人,天使果然還是存在的。終於看到一點希望。
臺南市府初審簡報。
日本美術松井因哥吉拉展來台,順便排時間來公司更新設計進度。
沖繩拍攝會議。

5月
某電視台來拍攝,雖是個友善的團隊但佔用許多工作時間,還是感到很阿雜(到底哪時候才能專心做三部曲的工作?圖文不符一年多了)。
和未來的總製片約在永和碰面,希望他能進組協助製片業務(經驗與資歷是騙不了人的,實在需要專業的判斷與做法),這麼有挑戰性的案子敢接又能做的人選就是他了。第一階段的艱苦期熬過了,接下來公司能夠負擔與願意進組的夥伴們應該會漸漸凝聚吧。(不知道自己能撐到哪一個階段,但至少會把水手們都接上船的。)
園區組新夥伴加入,覺得看到希望。

6月
清大語言所來訪,討論目前翻譯進度與問題,所長也有提到未來有西拉雅語活動的可能和計畫合作。
官網上線,期待各界回響。
請假一個月。(非常需要放假放空)

7月
因前一年的工作量越來越大,和老闆協調後轉為全職。
紀錄片拍攝企劃準備啟動,湯哥組好基本陣容,8月和語言所團隊說明紀錄片希望先紀錄這幾個月語言復育的狀況。
日本美術與各方開大會,辦公室很忙碌。
因沖繩列島被劃入世界遺產的區域很多,協拍事項越變越複雜,覺得越搞越大了……

8月
果子模型裝車,出發後壁前往公聽會現場。
紀錄片小組與陳博士(之前《餘生》也有協助)會議,聊紀錄片拍攝的建議。陳博士與吉貝耍部落段洪坤老師也很熟,湯哥有拜訪一起喝酒。
事隔一年,再度掛號黃大仙,這次還有其他同事的加入,主要是想和志明哥討論計畫的策略和籌資方向,志明哥覺得某位大大若可以加入團隊就可以搞定很多事情了,另外也有提出公司設立與入股的建議(但他的人還是沒有出現啊…)。

9月
場記歸隊,開始整理劇本。這一路辛苦他了(終於可以回歸原本的工作)。
和沖繩孫芸芸碰面,請教能與沖繩方合作的可能性與資源。
約阿妮吃飯,希望她未來能加入負責側拍。

10月
日本美術希望能有臺灣美術進組支援設計,大家討論後決定先找紅豆兼職加入到年底,視狀況再看後面是否繼續。
場景部分有大頭加入,希望能開始把臺灣的其他搭景地搞定。紀錄片拍到10月先告一個段落,待計畫有資源後再討論啟動期程。

11月
煩惱完場景後接下來是演員,找了前幾部片的選角組來和導演討論第一階段的演員募集想法。準備開始找西拉雅主角們。紀錄片結案,訪談聽打稿發翻。場景討論。美術會議。
因美術設計與新的中研院資料出爐,請翁佳音老師來再次討論大灣區的街道樣貌,老師再次給了許多關鍵性的建議。很多組都已經漸漸動起來了,越來越需要田野的人才來支援,初步先洽談逸帆加入,看是否明年開始能一個月來一次,先慢慢推進到有資源找人的時候。
前往臺史博體驗VR成果,希望未來可以一直維持合作關係。
選角會議。雙方討論工作方式,選角組希望多組同步作業,但導演希望先小組開始,以現有的資源來運用,目前還有時間可以準備。
日本美術組來台田調、勘景與設計會議。
多虧現在人手多了些,大家互相照顧總算開始輕鬆一點,即使出門一兩週都還能做到事事周全,安心多了。在外地勘景,第一次有了跟日本美術密集相處的時間,加上有一段日子導演不在,大家就比較沒有顧忌地聊東聊西交換意見,真心覺得同型的人是會互相吸引的,這群美術組也有一種很單純想把事情做好的質感,和種田、導演都是,私下也沒有架子,覺得很開心能與他們共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找到麻豆社搭景地了,好廣闊的土地,很合適的地形,之前費了很多心思找的私人地都沒有這麼完整的樣貌,心裏覺得欣喜,但也希望是真的能拍攝的地方,畢竟我們有個愛好挑戰極限的男子。

12月
動畫小說會議。Gavin寫了一年,終於完成了達娜米動畫小說,又花了2個月翻譯,終於在12月初交件了(作者內心應該是激動的吧)。印出紙本給導演後,就準備於月底討論想法。導演很認真的做了功課,給了很多筆記與想法,但最後可以感受到有許多橋段導演希望能修改,也希望能夠增加許多原本不在設定中的元素(其中也包括未來想放在園區的元素)。這一天給了作者很大的打擊,一時有很多創作者的堅持與創意很難消化,畢竟是懷了一年的孩子,只能先回去想想再說了。(結果那天晚上還沒回到家,就已因此在路上小吵了一架。工作業務是不是太多元了一點?)

#豐盛之城航海日誌 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