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至4月:「豐盛之城」第一位紳士「和通建設」出現! by 企劃組

2018年1月至4月:「豐盛之城」第一位紳士「和通建設」出現! by 企劃組

1月12日
再訪我們第一次公開介紹計畫的企業組織。上次見面已是2016年的事了。回想起那時我們只有《臺灣三部曲》劇本、以電影為基礎的簡報,當時計畫成員嚴格說起來只有導演自己,我們兩個只不過是接案寫企劃,但隨著把巨大的夢寫成字句,越覺得「豐盛之城」必須實現,於是只要在臺南稍微與計畫有點相關的場合,我們都盡可能從本業工作抽身,就這麼靠著與導演之間的合作默契往前進…但是這一次向這個企業組織提案,最大的不同是我們的「團隊」慢慢成形了,電影組前鋒戰將陸續回來,果子電影破天荒地有了財務長,園區前期策劃小組組成了。我們抱著一大箱熱騰騰的「豐盛之城」第一本手冊殷切期待告訴這些企業家們我們是動真格地要創造這個園區…
可惜這一次我們還是未能找到伯樂,更令人失望的是「想太遠」的「豐盛之城」比不上眼前的美食或美酒更能引發共通的話題。但太過理想性的不是計畫本身,而是我們原本尋求透過這個企業組織集資的這個想法太過天真,「這裡每一位都是太陽吶」一位企業組織成員這麼告訴我們。

1月19日
最近幾個月,我們摸索到「促參」(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BOT」(Build興建-Operation營運-Transfer移轉)兩個名詞,尚在一知半解時,忽然又得知促參有二種方式,一是政府規劃,二是民間自提。我們完全不懂這二者的差別,甚至不明白是否都屬於「BOT 」,不過,我們最在意的是何者可以較快推進?畢竟,從電影拍攝到建造完成之間有好多工作,每一塊都影響著計畫的進度。

1月30日
即便是從講述跨越族群的故事所展開的計畫,還是會受到選舉年的影響…參與公共建設經驗值為零的我們已有「民間自提」的心理準備,也有尋找「促參顧問公司」的心理準備,可是我們口袋的深度只稍微比促參經驗值深一點點,聽聞找顧問公司來寫民間自提的構想書至少要好幾百萬,等到找到資金再來「民間自提」不曉得要多少日子後了,開始萌生我們自己先寫的念頭,只不過,雖然寫過新人組到旗艦組的輔導金企劃、縣市補助案、流行音樂補助、創業補助…卻從來沒寫過BOT的企劃書哪,更何況是超過百億的園區計畫,非常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完成這次任務。

2月2日
一位較熟悉促參的前輩朋友給我們珍貴的實務經驗分享,加上我們很希望趕快讓計畫有進展,於是下定決心自己來寫民間自提的初步規劃構想書,前輩也願意屆時幫我們看一下初稿(真是太感謝了!)。後續再一邊籌資,一邊尋找適合的顧問公司來做下一階段更詳細的興辦事業、工程計畫書。
不過,眼看即將到來的農曆春節與二二八連假(也是我們本業最忙碌之時),預計3月底4月初交稿的時間,對於心思與體力都很緊繃,但顧不得心裡「相煎何太急」的聲音,還是拉了企劃組夥伴一起,「拼過這段關鍵時刻就會順利了吧!」我們這樣想。

3月18日
大家討論國外主題樂園如迪士尼與環球影城的規劃設計,未來園區建造要將幾個基礎納入思考,耐用好修繕的仿古建材、無障礙設施、工作人員秘密空間通道(員工休息、換裝、演員訓練、倉儲、垃圾清運)。

3月22日
「豐盛之城歷史文化體驗園區」初步規劃構想書初稿在企劃組與財務長合力下完成,戰戰兢兢地傳給前輩朋友尋求建議…「我看得很感動!很驚訝!這份可以送件了,完全沒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他在電話另一頭說著,我們的心情非常激動。

4月16日
久聞臺南特有種的成立,來自一家南部企業的支持,這位老闆非常欣賞導演的guts與理想,不過導演與我們始終沒有適合的機會向他介紹這個「終極夢想」。在向臺南市政府送件後,許多實際面的開銷迎面而來,例如找顧問公司、電影美術與園區設計、建築師,現實問題讓我們每過一道關卡的興奮都只是片刻。籌資刻不容緩,於是第一場對單一家私人企業的正式投資提案,就在特有種夥伴的協助下,由導演、策略長、策畫統籌(年後新加入的夥伴,也是資深電影人、跟我們企劃組的一樣,都來自影展圈)、行銷公關、製片 ,向支持特有種、與導演英雄惜英雄的南部企業提案。聽完我們簡報後,企業老闆邀請我們一起晚餐,我們不約而同心裡想著請吃飯大概就是「安慰獎」吧!
我們兵分幾台車前往餐廳,等候大家入座時間,彼此在閒聊今天東哥沒來,大家可以不用擔心被灌醉…熱絡地討論上一次聚會的瘋狂行徑(製片隔日宿醉,還接著去屏東勘景><)。
「我們會投資!」企業老闆說。
包廂鴉雀無聲,過了三五秒,我們開始面面相覷,彼此眼神在對焦「你聽到的跟我聽到的一樣嗎?」
「我們會投資,大家放鬆、盡情吃喝吧!」企業老闆說。
「豐盛之城」第一位紳士「和通建設」出現!
感謝朱執行長與李董讓和通建設成為豐盛之城的第一位天使,成為計畫的第一位伯樂,讓我們(飄飄然地)在第一次正式提案旗開得勝,信心倍增,更責無旁貸扛起這個理想!

#豐盛之城航海日誌 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