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底至2019年初:時不時在各種海量中迷航的叨唸…… by 場記/後期協調

2018年底至2019年初:時不時在各種海量中迷航的叨唸…… by 場記/後期協調

想著未來不知道會要怎麼跑、跑多久、跑多遠的馬拉松,認真覺得不先停下來大喘一口氣,心理狀態可能會讓我跑不下去……於是請了個超過半年的長假休養生息,避免探底的消耗。沒想到九月歸隊後,卻又因為突如其來的家務纏身,只能有一搭沒一搭地工作著,進度延宕,也很難專心進入狀況,尤其看著公司裡海量又不斷增生的田野資料,彷彿永遠消化不完、追不上地心急也心虛著……原本想同步把大腦資料庫的歷史厚度積累到一定程度,以免知識貧乏的窘態,看來還是先專注回到劇本,回到故事吧!一次只做得了一件事。田野,等到狀態進化了再說。

看劇本、看故事對我來說一直都是最單純開心又充滿膝反射的事。通常第一遍看故事,第二遍冒出畫面感可以劃重點,第三遍內化了自然而然開始解構、抓漏。不過三部曲光是看故事至少就需要看三遍,然後重點劃不完,想解構、抓漏就開始撞牆……無底深淵!同時間,持續耕耘導演功課、繪圖技能精進魔化的導演,已經陸續完成過半場次的分鏡。壓力更大了,消化完劇本後,我還得消化分鏡,接著把藏在分鏡裡的新想法和所有細部修改,揪出整合進劇本裡,兩方更新、勘誤,最後出版工作劇本和工作分鏡本給大家。這是很前端的工作流程,後面還有各個組別人員、各種語言翻譯人員嗷嗷待哺,沒順利生出來,大家的工作都可能被耽誤,尤其超級認真嚴謹又用功的日本美術團隊早已經走得很前面,任何調整都可能影響到他們的規劃設計。(好在種田先生很了解導演~兩位有
十足的默契和革命情感)

三部曲的三部電影並不是續集+續集,而是同樣38年間三個民族的三個觀點,因此決定在讀完劇本後,先整理出一份三部電影橫向合併的時序大順場,幫助自己也幫助未來劇組同伴們一目了然事件們的發生順序、分別被歸類在哪一個建物時期,又有哪些彼此交錯的場次、同時空的其他情境……等等,也標記出因應戲劇呈現需求而與部分史實略有出入的時間點,以免未來田野時再度混淆錯亂。這樣一來,即使時不時在劇本中迷航,總能有個方向指引,畢竟我們將要面對的場面們很是複雜啊啊~~火燎之原上逐鹿的追鹿人們、東西海洋勢力對抗的大小船戰、從無到有的熱蘭遮城和大灣市鎮、日荷之間的貿易衝突、東印度公司的探金冒險、郭懷一率領武裝農民赤崁起事……啊,慢慢啃分鏡去(嚼)。

#豐盛之城航海日誌 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