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春天至今:就像唐吉軻德那樣,都在挑戰非常困難的事 by 西拉雅語翻譯組

2017年春天至今:就像唐吉軻德那樣,都在挑戰非常困難的事 by 西拉雅語翻譯組

前情提要:《臺灣三部曲》西拉雅語劇本在清大語言所林教授帶領的團隊合作下,已在一年半的時間內完成第一版,翻譯小組最初規劃是5人團隊,大家分配進行,期間陸陸續續有成員因故退出,以下是他們這段艱困航程的片斷分享…

當初接到邀約的時候,心裡已經預想過這是有困難度的工作了,沒想到翻到越後面,越翻越頭痛!很多劇情都是以前沒想過的,再加上一開始翻譯,會努力想做到逐字翻,在原始材料少的情況下,越來越覺得單字量不夠。舉例來說,第一個遇到的難題就是「琉璃珠」,翻遍了現有的文獻,就是找不到這個詞,只好開始從南臺灣關於「琉璃珠」這個詞的起源找起,發現應該是排灣族開始使用的,在語言學中,有一種叫做語言假借的方式,也就是使用俗稱的「外來語」,所以「琉璃珠」我們就用這種方式來處理了。(使用上也是要用得心安理得才行)

再舉一個例子來說,關於方位的詞,也是讓我們很頭痛,像是「東、西、南、北」這四個單字,我們都有,但是「東北」就真的是「東北」這樣嗎?還是說是「東」+介係詞+「北」呢?這就需要考證了。由於西拉雅語在語言演變上跟阿美族語有一些關聯,我們問了阿美族的朋友、翻查了世界南島語言資料庫、研究了相同區域的鄒族、布農族以及排灣族的語言,再利用西拉雅語的句子構成有部分跟英文很像的特性,最後我們用「造字」的方式來處理,真的是窮盡手段想要把它翻出來。

還有一句台詞也是印象很深刻,導演寫的劇本,在用字遣詞上比較有文化性(或著說有點「文青」),會用一些詞語來修飾跟表達一種狀態。像是這一句「你這發情的公猴啊!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中文的意思,大家都可以了解,是用「發情的公猴」來形容青春衝動的少年,但落實到西拉雅語言上,就像英文也不會用「Monkey」來形容衝動的青少年,你怎麼知道當時原住民的用法,也會用「發情的公猴」來形容呢?翻譯的過程,遇到很多諸如此類的問題。後來,看了一些有關先前翻譯《賽德克.巴萊》的紀錄,再加上和導演討論過這些問題,翻譯的方向,調整成盡量把劇本想表達的內容翻譯到意思有到位就好,不需要逐字翻出,這才抓到了訣竅,後面也就越翻越順了。

接下來會收到第二版改好的劇本,我們只希望在能力範圍內把它做到最好。當然,希望這個計劃可以成功,我們也與有榮焉。

小編後記:
在復甦西拉雅語的這條路上,林教授表示,他努力了7、8年的期間,也曾有過3次想放棄的念頭(畢竟,有關西拉雅語的文獻,大概150年前左右就消失了,即便是現有存在的原住民語言要傳承下去都很困難了,復甦西拉雅語的工作困難度可想而知一定很高,相對來講,翻譯劇本就單純多了。),後來跟其他同樣走在這條路上的夥伴比較熟、合作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定位。「找到自己的定位真的很重要,當你知道哪一塊是能做的,即使做了不一定有很明顯的收穫,但做下去肯定會知道做了是有意義的。」林教授強調,很適合獻給在人生道路上,努力奮鬥、堅持自己理想的人們!

#豐盛之城航海日誌 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