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至2017年:這是件很重要的事。我們要繼續說著臺灣的故事 by 場記/後期協調

2011年至2017年:這是件很重要的事。我們要繼續說著臺灣的故事 by 場記/後期協調

誠實說,第一次看完三部曲劇本,我沒有熱血沸騰,也沒什麼感動的心情。

2011年《賽德克.巴萊》如火如荼如地獄的後製期間,某趟出遠門盯特效的飛機上,導演默默從背包裡掏出厚厚一疊A4紙遞給我。
「要不要看一部偉大的歷史巨作?哈」

拍片期間我們常常在等雨、等雲、等太陽,束手無策的空檔就聽他提過幾次這部早在2001年就完成的劇本,只是焦頭爛額、進度膠著的後製期,還真不知道他是哪裡來的心情可以靜下來重溫劇本。我其實睏得要死,但又不好意思拒絕,有點點應付地翻開第一部開始看……然後我就睡著了。

那幾天坐在特效公司騰給我們的工作空間裡,同樣在束手無策的空檔,我還是乖乖把三部曲劇本看完了。太可怕了!根本是賽德克 2.0!!!在剛流過諸多慘烈血淚之後,在巨大面積心理陰影未散去的時候,看完三部曲就是會直接投射到理性的執行面啊~感動是什麼?能吃嗎?嗚嗚嗚……為什麼要寫那麼可怕的劇本?!!!

後來因為地獄烈火焚身,完全沒有多餘的腦容量想三部曲,很快也很刻意就把劇本內容的記憶抹除。再下一次碰觸到三部曲的時候,又是在《KANO》的後製期。這次導演不僅只是重溫劇本,還去了中研院、開啟跟歷史顧問翁佳音老師及研究團隊的田野調查例會,希望老師針對我們的劇本提出問題討論,並進入到故事裡的生活面來做研究。四百年前的臺灣,史料還在不斷地挖掘、翻新,甚至翻案,也不像日本時期有留下大量的影像資料可考據,許多事物我們只能從文字、圖畫中想像,排除可能過度的史觀詮釋,在合理的邏輯下把實質面推論出來,然後影像化呈現。光是西拉雅人「吃飯」這件事,吃什麼?怎麼吃?用什麼吃?長屋內外的模樣?要能具體呈現就得費不少力氣去拼湊。

忘了什麼原因,也許因為後製期越來越陷入緊要關頭,也許因為電影人和學術人之間還沒找到共通語言,這樣的田調例會進行個幾次就沒有繼續下去了。三部曲的準備工作再次被擱置下來,直到《52Hz, I love you》的行銷宣傳期,開始有更多的推進,陸續加入專職為三部曲的夥伴,這回導演真的想不顧一切地投身進三部曲,認真展開籌備了。我一邊做52後製端的收尾,一邊協助公司的公關事務,同時蜻蜓點水地參與著那些多數有聽沒有懂的三部曲園區會議,以旁觀者的角度協助側拍、側記,也跟著去了趟沖繩勘景,看著壯麗的自然水文想像福爾摩莎的模樣。越長越大了啊~這個案子!已經更甚於當初心想的賽德克 2.0吧~但這一次,心裡感覺可怕歸可怕,真的感動了,好像有點什麼在燃燒。

嗯,這是件很重要的事。我們要繼續說著臺灣的故事。

#豐盛之城航海日誌 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