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開端

故事的開端

我們想與全體臺灣人一起回到「臺灣」初生的時刻,親身感受我們的祖先在這塊土地的交會,

讓消失的臺灣第一城重現,尋回我們失落的歷史文化。

這裡將是一個述說臺灣人故事的樂園、一個寓教於樂的場域、一個屬於藝術文化的舞臺、

一個世界級的觀光地標、一個臺灣之旅的入口。

拍《賽德克‧巴萊》的時候,
看到了陌生又熟悉的台灣。
拍完的第一個感受是──終於可以對事件的人物有交代。
但是反過來想,
「那我的祖先呢?我完成別人的祖先的故事,那我的祖先呢?」
於是我拾起十多年前就完成的劇本,
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做《臺灣三部曲》。

──魏德聖

電影《賽德克‧巴萊》霧社街場景腹地勘景照

故事的開端來自歷經十七年的凝望,感觸很多,情感很深,帶點浪漫的情懷,但是,想要完成的心未曾改變,努力的步伐非常堅定,說起來也許很嚴肅,且讓我們認真地說

完成《臺灣三部曲》的電影劇本已逾十七載,過去這些年間,我們經歷了電影的低谷,也創造過電影的高峰。我們的電影《海角七號》曾經療癒了金融海嘯時期的臺灣社會,《賽德克‧巴萊》與《KANO》也為臺灣一部分的歷史留下了影音教材。

而以一個時代、三個族群、三種觀點發展的《臺灣三部曲》,刻劃出臺灣的多元文化性,其時代背景是臺灣歷史的開端,是屬於全體臺灣人的故事,這樣的內涵與能量,比起我們過去完成的電影更為豐富厚實,我們沒有理由不做,更不能因為困難重重就放棄。《賽德克‧巴萊》的3公頃霧社街既能成為一個場景觀光園區,我們豈能讓《臺灣三部曲》流為一時商業院線放映的產物?!我們想要喚醒人們認識臺灣──臺灣雖然是座不大的島嶼,卻曾是世界史偉大時代的要角。

電影《賽德克‧巴萊》霧社街場景建設時期(左)與園區開放時期(右)

義大利人有羅馬競技場可以遙想祖先的偉大建築成就,德國人有見證德國與世界眾多歷史事件的布蘭登堡門,韓國人有匯集韓國經典文化的千年古城「全州」,日本人有獲選世界文化遺產的日本第一名城「姬路城」。而與臺灣同樣經歷過荷蘭時期的印尼,至今仍保存著大航海時代的「巴達維亞城」。這些古蹟與老城區是當地人的重要歷史資產,亦是旅客必訪的觀光景點,每年吸引數以百萬至千萬計的人潮,帶動地方的文化價值與經濟效益。那臺灣的第一個市鎮如今剩下什麼?我們可以憑藉什麼去認識自己最古早的歷史?

於是我們有了創造【豐盛之城】的想法,用《臺灣三部曲》打造與還原四百年前的歷史現場,並開發人文、教育、娛樂與觀光等周邊價值,創造一場跨產業結合、百花齊放的盛宴,一個永久性的空間,一個讓大家揮灑的舞臺,創造出全世界獨一無二、歸屬於臺灣與臺灣世世代代、超越時代的共同記憶與歷史文化景物。

位在臺南安平古堡的一級國定古蹟──臺灣第一城「熱蘭遮城」僅存殘牆,剩餘的牆面仍高達10米,可想見當年城堡的宏偉壯觀

【豐盛之城】歷史文化體驗園區不只是希望彌補時代僅剩片斷的缺憾,更是要藉由提供旅客身歷其境的體驗之旅,帶領國內外旅客一起重返人類史上最輝煌的大航海時代──看看初生的臺灣,讓外國人真正認識臺灣,更可能發現在這個地球村裡我們彼此的關聯性,這裡就是開始臺灣之旅的入口;看看初登上世界舞臺的臺灣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讓國人更了解自己從何而來,尋回失落淡忘的歷史文化,將更明白我們自身的優勢與特色,這裡是屬於全臺灣人的故事樂園。

歷史、人文的力量就是讓每個存在的個體,存在得更自然誠實。當每個人都能獲得自己從何而來的力量,就能更悠然自在的面對現在與未來。十幾年前它只是一個念頭,從一個人耕耘到現在成為一個團隊一起打拼,前方仍佈滿未知的冒險與挑戰,請與我們一起實現這項計畫,一起創造這個屬於我們臺灣人的樂園,一起帶世界看見這個東方小島,一起踏入各個族群初相識時的臺灣,一起讓世界再次驚嘆「Ilha Formosa」,一起走進我們的【豐盛之城】。